初门柚拐

不写农夫与蛇的故事

马东小饼干

看视频有感,李东赫就应该被宠着啊,做什么都是对的做什么都有人宠着啊…
不到1000字,完全随心情写的小饼干,以后想不出名字就用小饼干hh
––––––––––––––––––––––––––––––––––––––––

  李东赫今天非常不对劲。

  从进家门开始他嘴里的抱怨就没停下来过。脱鞋的时候说鞋架怎么这么矮,吃晚饭的时候说这个菜太咸,那个菜太淡,看电视的时候说这个节目新换的主持人怎么这么无趣。

  李马克战战兢兢地在李东赫一米之内徘徊,不管李东赫说什么他都跟着附和,尽管鞋架是李东赫自己挑的,菜的咸淡没有一点问题,电视节目也没有换主持人。

  李东赫坐在沙发下面的地毯上,旁边放着李马克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啤酒,啤酒罐外壁的水珠流下来浸湿了一小块地毯。李马克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爱人手拿遥控器不停地换台,脑袋上一小撮头发翘起来和主人的心情一样乱七八糟。

 
  李马克从后面环住李东赫,从他手中拿过遥控器关了电视,把下巴放在李东赫毛茸茸的头发上,问:“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李东赫鼻子一酸,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马克…”

  李马克把李东赫抱上沙发,让他的背靠着自己的胸膛,一只手环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在他的头发上一下一下地摩挲。“我们东赫今天第一天上班,被上司骂了?”

  李东赫转了个身,坐在李马克腿上像考拉一样抱着李马克。

 
  “我碰到大学喜欢你的那个女的了。”

  “哪个?被你关在男厕的?被你绊倒骨折的?还是…”

   李东赫捂住李马克的嘴,“你这么说显得我多混蛋?”说完又缩回李马克怀里,“关在天台那个。”

  李马克好笑地顺了顺李东赫的背,关于这些人,他只有李东赫把她们怎么样了的记忆,长什么样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有的人他甚至从来没见过。

  “她怎么你了?”

  “不就是比我早毕业早来公司一年吗?趁老板不在把所有破事都交给我做,午休的时候还跑到我这来说一堆乱七八糟的话,我一听到你名字就生气啊,然后我就推了她一把,结果她跑去跟老板告状。然后我的试用期刚开始就结束了。”

  “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你眼光低!”

  “……”

  “她还说我们两个男人在一起不要脸。我现在真后悔当初把她关在天台,真是太便宜她了。”

  “被辞了就先好好在家休息,等心情变好了再说。”李马克一边说一边拿手机给李帝努发短信:[今天在公司欺负东赫的那个人帮我处理一下。]

  [第二次帮你走后门了,欠我两顿饭。]

  [ok]

  “马克~马克~”

  “别蹭了李东赫!”

END.

失语症(卡容)

关于失语症,因为没有接触过,即使查了资料也还是可能出错,而且剧情需要有些更改也请多担待

开始搞卡容了(文笔不好还嗑极圈,我可能找死)

----------------------------------------------------------------


1.



黄旭熙15岁的时候搬到了二叔家。他爸告诉他二叔家附近的那所学校条件更好,但其实他什么都知道,父母背着他悄悄在房间里谈事情的时候,他在门外听的清清楚楚,他爸的公司破产了。



黄旭熙做好了寄人篱下的心理准备,一改平时的吊儿郎当,换上自己所有衣服里最淳朴的校服,刘海都乖乖趴在额头上,咧出一个能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看看镜子,倒真有点乖巧可爱。



二叔一家没像黄旭熙看的电视剧里的恶毒亲戚那样,和蔼可亲的氛围下,黄旭熙也终于放下警惕,露出了离开家门以来最真诚的笑容。



“泰容啊,这是旭熙,以后他就和我们一起住啦。”



二婶旁边坐着的男孩子盯着他看了好久,就在黄旭熙以为他根本没听到二婶说话的时候,他突然笑了一下,好像怕黄旭熙不理解他的意思似的,露出八颗牙齿的样子和刚进门的黄旭熙如出一辙。



“泰容这是欢迎你呢。”二婶看到李泰容笑了终于松了口气,“我们泰容有先天性失语症,理解这种句子有点困难,旭熙你别介意。”



黄旭熙一边笑着回应二婶的话,一边眼光却不受控制地飘向李泰容。



这么好看的人,真是可惜啊。



2.



初中的时候不好好学习,中考考的不好,但是黄旭熙还是被托关系弄进了二叔家附近的重点高中。要不说环境影响人,重点高中的学习氛围就是不一样,远离了初中那群狐朋狗友,黄旭熙惊奇地发现自己能静下心来学习了,也不总想着出去打架了。


高一的学习还不那么紧张,又没了那些玩乐的事,闲得难受的黄旭熙开始给自己找事干。



干什么呢?



黄旭熙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滑手机一边看电视一边还能思考问题,一心三用六得飞起,一抬头看到了从楼上下来找水喝的李泰容。



自己来二叔家眼看着快一个月了,他没见过李泰容开口说一次话,不过他要是真开口说话了自己可能还会吓一跳。第一天黄旭熙就在安顿好之后上网搜索了失语症,这才知道失语症不只是不会说话,还对别人说的话理解有困难。不过这一个月看下来,李泰容可一点都不笨,除了理解有些慢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比自己大两岁而已,他居然还能做一手好菜,就比如现在,李泰容喝完水就干脆在厨房帮起了二婶的忙,切菜、颠锅熟练得很。



黄旭熙突然觉得这样的人一辈子不能说话实在是太可惜了,把怀里的抱枕扔到沙发上,一转身就上了楼。黄旭熙把自己关在屋里,电脑上全是关于“如何教会失语症病人说话”的搜索记录,过于投入连二婶叫他吃饭的声音都没听到。


“扣扣扣。”



“进来!”黄旭熙一边看电脑一边说。



门开了半天但是没有声音,黄旭熙一抬头,李泰容就站在门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黄旭熙一惊,做贼心虚似的立马把电脑合上。



李泰容见黄旭熙看到自己了,就用手指了指外面,比了个吃饭的手势。黄旭熙有些慌乱地回了一句:“这就来。”李泰容在门口又停了一会,理解了这三个字就对他笑笑转身下楼去了。



3.



晚饭过后,黄旭熙就鼓起勇气站在了李泰容门前,却抬不起敲门的手。怎么说呢?直接问他想不想学说话?不太好吧。黄旭熙焦躁地在门口来回地走,一回头看到李泰容就站在自己身后疑惑地看着自己。



……



李泰容打开门,做了个手势让黄旭熙进来。黄旭熙一想能不能成就看今天了,咬咬牙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李泰容指了指自己的椅子示意黄旭熙坐那,自己坐在了床上,黄旭熙坐下之后看到李泰容还是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自己,黄旭熙转头轻轻咳了一下。



“我想看哥说话的样子。”



……



卧槽黄旭熙你说什么呢?黄旭熙忍住打自己耳刮子的冲动,说了一句“哎呀我作业还没写完呢我先回屋了”就想跑,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就被人拽住停在了原地,李泰容把他带回书桌前,在桌上的本子上写了几个字:



[那旭熙教我吧。]



4.



从那以后,黄旭熙每天晚上做作业的速度提高了一倍,做完就马上拎着自己的椅子去敲李泰容的门,进门甜甜地叫一声“哥~”,再走到书桌旁拿起李泰容给自己准备的热牛奶。



李泰容是会手语的,不能说话一直拿着本子写很不方便,黄旭熙没来之前,他们一家都是用手语交流,写字的本子早已被李泰容压在了书本最下面,但是因为黄旭熙不会手语,李泰容的本子才不得已“重见天日”。



教李泰容说话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只是发音器官的训练就要进行一周之久,李泰容虽然聪明,但太久不说话发音器官肯定退化,黄旭熙对此一点也不含糊,拿出十分的耐心,从张口伸舌一点点教起,倒是忘了自己的初衷只是闲的无聊。



其实早些年李泰容就在父母的安排下接受过发声练习的训练了,只不过成效甚微,花费了很长时间也不过学会了零星几个字。当时李泰容想着反正能用手语与父母交流,学会说话也没什么意义,渐渐地便只会说“爸爸”和“妈妈”了。



不过现在,李泰容有了学说话的意义,他想让黄旭熙看看自己开口说话的样子。

 

 

5.

 

 

日子一天天过去,黄旭熙三分钟热度的个性好像消失了一般,依旧每天准时准点地往李泰容房间跑,两人也终于捱过了枯燥的基础训练。

 

 

词句训练中黄旭熙从李泰容的名字教起,李泰容前期练得认真,再来学这些词语就轻松地多,但本着在精不在多的原则,黄旭熙还是只教了两个人的名字,没过多久,李泰容已经能清楚地读出自己的名字了。

 

 

“黄-旭-熙,看我的嘴型,黄——旭——熙——”

 

 

李泰容看着黄旭熙嘟起的嘴,觉得太像自己经常吃的牌子的布丁了,探过头把自己的嘴唇印在了他的上,好像真的要尝一尝似的用牙齿咬了咬那人的下嘴唇。

 

 

看着黄旭熙呆愣的样子,李泰容开口:“泰—容—喜—欢—旭—熙。”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6.

 

 

黄旭熙忘了自己是怎么跑回房间的,他坐在床上,一手抱着枕头,一手捂着好像是被门磕到的脚。黄旭熙初中的时候小女朋友也交过不少,但光一个吻一句话就让他这么怂的还真没有,黄旭熙越想越觉得自己男子汉气概受损,丢下枕头就打算回李泰容房间。

 

 

李泰容也跟着出去了,他在黄旭熙门口站了一会,直接盘腿坐在了门口,在纸上刷刷地写下了一句话就乖乖地等黄旭熙开门。

 

 

黄旭熙打开门看到的就是举着本子坐在自己门口的李泰容。

 

 

[对不起,太像布丁啦。]

 

 

黄旭熙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说的是自己的嘴唇,于是有过不少恋爱经历的大男孩又一次红了脸。把手放在李泰容的腋下,黄旭熙把这个比自己矮了一点的哥哥拎起来,李泰容双手勾住黄旭熙的脖子,笑盈盈地看着对面的人。

 

 

“我又没教你[喜欢]怎么说,你怎么学会的啊?”

 

 

李泰容走进黄旭熙房间,垫着他的桌子写字:

 

 

[我自己学的,想说给旭熙听。]

 

 

“那我再教你一遍,你听好了啊。”

 

 

“喜—欢—,黄—旭—熙—喜—欢—李—泰—容。”

 

 

END.


校园爱情(诺俊)

放假才有时间写东西的大学狗真的惨。

不会开车,不会虐人,只能写点不甜的甜饼勉强度日,,

速食短篇系列

1.

    “下课。黄仁俊来我办公室一趟。”

      黄仁俊回过头狠狠剜了李帝努一眼,转身弓着个背像只大虾一样跟着班主任去了办公室。



      经过好一番说教,黄仁俊才终于从老师的魔爪里逃出来,走出办公室就看到了李帝努像条八爪鱼一样扒着办公室的门眼巴巴地往里面看。黄仁俊冲上去勒住李帝努的脖子就是一记锁喉,在李帝努的连连求饶下才终于留下了他的小命。

    “仁俊,你别生气啊,我下次再也不翻墙出去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说着,李帝努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草莓味的夹心糖,包装纸上是一个拿着画笔的姆明。

      黄仁俊拿过糖果,把糖塞进嘴里,小心地把包装纸抚平了放进口袋里,说:“你翻墙我管不着,再叫我给你收拾烂摊子,我跟你没完。”

    “是是是,我再也不给你闯祸了。”李帝努点头哈腰地活像古代皇上身边谄媚的太监。

2.

      要说李帝努闯下的祸,也不是多么严重,只是翻墙出校园被教导主任发现了而已,而且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他。

 

 

      李帝努翻到校外之后才发现书包忘了拿,想来想去掏出手机给黄仁俊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送出来,就在黄仁俊把书包从围墙这头扔出去的时候,被一路跟过来的教导主任抓了个正着,于是黄仁俊以翻墙出校的罪名被班主任狠狠骂了一顿。

 

    “我就说上课时间拎着书包在校园里走肯定会被注意到的,哥你真是太笨了。”钟辰乐舔了一口手里的抹茶冰淇淋说。

    “说谁笨呢你?!”黄仁俊单手拿着冰淇淋,另一只手攀上钟辰乐的脖子就要进行今天的第二次锁喉。

    “哥!哥!我错了!冰淇淋要掉了!”钟辰乐连连求饶才保住了手里还没吃几口的冰淇淋,“不过哥确实有错啊,要不是哥这么不小心,帝努哥怎么会又折回学校呢,志晟在网吧等了一下午也没等到帝努哥,打电话也不接,急得他差点报警了你知道吗?”

      一提到自己男朋友受的罪,钟辰乐的嘴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噼里啪啦说个不停,越说越委屈,眼看就要开始流眼泪。黄仁俊一看形势不对,这小兔崽子一开始掉眼泪就收不住,连忙拿出手机,边说着“喂!喂!这里信号不好我换个地方!”边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徒留钟辰乐在原地和手里的冰淇淋大眼瞪小眼。

 

 

3.

 

 

      黄仁俊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想着一会看到李帝努要不要去道个歉,钟辰乐虽然年纪小但说的话其实很有道理,虽然不想承认,但就是自己耽误了他出去玩,还反过来把他骂了一顿。正想着如何组织语言,抬头就看见李帝努笑着向自己跑过来,那眉眼活像邻居家养的萨摩耶。

 

 

    “仁俊!”李帝努站定在黄仁俊面前,“你去哪了?中午想找你一起吃饭,结果你跑得太快我没追上。”

 

 

    “我去找辰乐了。你们这是干嘛呢?训练?”

 

 

      刚才顾着说话没来得及看,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篮球场,和李帝努说话的地方旁边还七七八八地坐着篮球队的其他人。

 

 

    “对呀,下午有和二班的篮球赛,你要不要来看?”

 

 

      黄仁俊摇摇头,光是想象一下自己和那群小女生一起为篮球队加油助威的场景就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下午。

 

 

      黄仁俊像一个三好学生一样笔直地坐在一群女生里,一动不动,只有头跟着李帝努跑动的身影左右晃动,身旁的女生身上的香水味顺着微风飘进黄仁俊的鼻子里,刺激得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两边的女生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各自往旁边挪了挪,黄仁俊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身体放松下来的黄仁俊把心思投入到球赛里,和李帝努认识这么久从来没认真地看过一次他的比赛,要不是因为中午李帝努看自己的眼神过于可怜,估计这场比赛自己也不会来。李帝努打篮球的样子和平时相差甚远,盯着球的眼神像豹子一样,进了球又对着黄仁俊露出招牌笑眼,变脸之快让黄仁俊的心跳漏掉不知道多少拍。

 

 

      伴随着全场女生的尖叫,李帝努干净利落地投进了吹哨前的最后一球,转过身和队友拥抱过后,看到了站起来为他欢呼的黄仁俊,少年笑容明朗,李帝努差点就想冲过去抱抱他。

  
4.

 

 

    “哥你和帝努哥的相处模式好像情侣,就像我和志晟一样。”黄仁俊一边吃着李帝努带给自己的早餐一边思考钟辰乐和自己说的话。

 

 

    “有吗?”明明就是非常明显的兄弟情啊。

 

 

    “有什么?”李帝努把吸管插进草莓牛奶里放在黄仁俊手边。

 

 

    “没事。”黄仁俊拿起牛奶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你觉得咱俩像情侣吗?”

 

 

      原以为李帝努会很震惊,没想到他对着自己笑了笑,说:“像啊。”

 

 

    “别跟我开玩笑,我问你正经的呢。”

 

 

    “我没开玩笑。”李帝努收起笑容,“我......”

 

 

      黄仁俊捂住即将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语惊人的李帝努的嘴:“跟我出来。”

 

 

      两人走到操场上,黄仁俊才开口问:“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喜欢你。”  

 

 

5.

 

 

      黄仁俊依然记得那天李帝努在春风里笑得温柔,自己的心就像坐上了过山车跳的飞快。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又有些不一样,黄仁俊盯着李帝努睡着的侧脸出神,右手轻轻握了一下李帝努的左手,李帝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下课了吗?”

 

 

    “没,你接着睡。”

 

 

      李帝努笑了一下,握紧黄仁俊的手,说:“不睡了,看你。”

 

 

      黄仁俊把李帝努的脸压到桌子上,“快睡,老子有什么好看的!”

 

 

    “仁俊脸红好看。”说完不等黄仁俊发火就闭上了眼睛。

 

 

      黄仁俊用另一只手戳着李帝努勾起的嘴角,说:“笑,让你笑。”戳着戳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下课。黄仁俊来我办公室一趟。”

 

 

      黄仁俊剜了李帝努一眼,转身笑容满面地跟着班主任去了办公室。

END.

评论心心走一波mua~

失忆大作战(核桃糕)

4.

  头痛。

  一想起酒吧里见到的那张脸就头痛。

  一定认识的,在他想不起来的以前,空缺的记忆比无止境的头痛更让人绝望,所以就算疼,也要强迫自己去想,可是每次除了更疼以外没有任何收获。

  吃过药,金东汉躺在床上,手里摩挲着那张名片。

  高田健太…高田健太…

  金东汉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叫了一辆出租车后开始换衣服,不是没有驾照,半年前出院后,金东汉就不能自己开车,坐在驾驶座就会剧烈地头痛,医生说这是后遗症,金龙国就没收了他的驾照。

787酒吧。

  高田健太坐在吧台前,两只手不紧不慢地摆弄着酒杯,他每天都会在这里坐一会,喝完一杯酒后再离开。

  “老板,你是在视察我吗?”权玄彬一边把冰块放入雪克壶里,一边小心翼翼地猜测老板每天坐在这里的原因。

  “我在等人。”高田健太看着权玄彬笑了笑,“你做的很好,我没必要监视你。”

  “等人?那个人没和老板约好吗?这么多天不赴约,如果是我早就跟他绝交了!”说着,权玄彬使劲晃了晃手里的雪克壶,好像自己真的被放了鸽子一样。

  “那你可错怪人家了,我连他会不会来都不知道呢。”高田健太的眼神飘到了门口,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来了。”

5.

  金东汉刚进入酒吧,就看到了高田健太,他就坐在最容易看到门口的吧台前,对着自己像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微笑。

  金东汉忽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往前走,不知道该不该去询问自己丢失的、金龙国不愿意告诉自己的记忆。

  高田健太在向他招手。

  金东汉握了握拳,抬起脚走了过去。比起不完整的人生,金东汉希望即使是痛苦的记忆也能重新找回来。

  “喝点什么?”没有最基本的问候,高田健太对他的态度那么自然。

  “我想问问你…”

  “以前的事情吗?金龙国那家伙肯定跟我赌气什么都没告诉你吧。”

  金东汉没有出声,别过了头不敢看他。高田健太的眼神里带着笑意,亲近又疏离地刺激自己的神经。

  “我们以前是恋人。”高田健太也转过头去,手里依然摩挲着那个喝了很久也没有见底的酒杯,“我们以前是恋人,非常幸福的恋人。”

6.

  “我让你回来陪他,可是我没让你直接刺激他!”

  “不然该怎么办?你让我用什么身份站在他面前?酒吧老板?还是仅仅是认识的人?”

  高田健太把情绪激动的金龙国按回座位上:“我知道你担心东汉,我不会把其他的事情告诉他,我让他知道的,只会是快乐的记忆。有些事一个人难过就行了,不需要找人陪我一起。”

  金龙国抬头看着高田健太的脸,这个曾经被金东汉保护周全的人,现在坚定地告诉他要把金东汉保护在自己的安乐圈里。

  “谢谢你,我有点太过分了。”

  “说实话,我还没能完全释怀。我妈和他在同一辆车上,为什么我妈死了,他却能活地好好的。”高田健太转过身对着窗户,“不过还能怎么样呢?我离不开他。我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不能再失去他了。”

  “我先走了,帮东汉恢复记忆的事情我会看着办的,可能还会需要你的帮助。”说着,高田健太把自己的名片放在金龙国的办公桌上,“给你打八折,常来啊。”

----------------------

·我才刚刚开始写核桃糕π_π,好难受

失忆大作战(核桃糕)


第一次写核桃糕,第一次写这种类型,好紧脏

0.

  新开的酒吧气氛静谧,台上的人唱着最近大热的抒情曲,在灯光的渲染下金东汉喝了些酒的头脑有些混沌。

  听完了曲子,酒吧里放起了在金东汉听来有些聒噪的舞曲。有点想逃离这个吵闹的空间,金东汉跟朋友说了一声就自己去了卫生间,在踏入卫生间的时候被高出一块的瓷砖绊了个正着,差点摔倒的瞬间胳膊被另一个人拉住了,金东汉转头一看,是刚才在台上唱歌的人。

  “谢谢。”

  “喝这么多怎么不找个人陪着来。”

  “不,不是的,我没有喝很多,只是被绊了一下。”金东汉下意识地解释道。

  对面的男人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什么?”

  “没事,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以后再来给你打八折。”说着,男人把一张名片递给了金东汉。

  男人走后,金东汉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眼睛里满是疑惑。

  什么啊,他明明听见了,男人说的是:“怎么还是这么马虎?”

  再低头看了一眼名片。

  【787酒吧 高田健太】

  越想越不对劲,金东汉拿着名片回到酒桌。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金东汉坐在金龙国身边:“明天我得去你那一趟了。”

  “怎么了么?”

  “我好像有什么事需要想起来。”

1.

  “你昨天见到东汉了?”

  “见到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

  “一样个屁!”金龙国气得差点摔了手机,想到这是这个月买的第二个手机,又颤抖地握得更紧了一点。

  “他现在过得很好。”

  “他一点都不好。你不知道他每天失眠,不知道他总是头痛,不知道他因为想不起来你有多痛苦!健太,他什么都没做错,受惩罚的不应该是他…就当我求你,回来陪陪他吧。”

  “我没打算放着他不管。”说完这句话,高田健太就挂了电话。

  高田健太没有说谎,他从日本回来就是为了金东汉,说没怨过金东汉是不可能的,不过这确实不是他的错。母亲的葬礼之后,高田健太想了很多,他想呆在日本再也不踏上那片土地,他想好好工作让母亲骄傲,那段时间他想象的未来都没有金东汉的影子。

  可是相处了那么久的人怎么可能抹得那么干净?

  半年后,高田健太登上了去韩国首尔的飞机。

  分手是不可能分手的,金东汉你等着我回去折磨你吧。

  3.

  “龙国哥你和谁打电话呢?这么激动?”金龙国挂掉电话的时候,金东汉推门走了进来。

  “臭推销的。”

  金龙国坐回到座位上,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吧,你有啥需要想起来的?”

  “这个人,我是不是以前认识?”金东汉从口袋里掏出昨天收到的名片。

  金龙国拿过名片,想起刚才高田健太对他说话的态度,心里一阵不爽,故意思考了一会,然后回答:“不认识。”

  “不可能的。”金东汉摇着头,回想昨天那人对自己说的话。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金龙国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瓶,“药继续吃,哪里不舒服跟我说,头疼的时候不要忍着,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想,该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

·不是什么压抑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家族纠纷,可以轻松的看

·评论小心心哦~

BOSS-NCT U音译

半吊子韩语  有误差请原谅

————————————————————

BOSS-NCT U

泰容:

World 一 攻干搜给 比(米r)

噶噶五门 噶(秒n) 噶ten gi(米k)

五林 慢(几r) 素 (奥p)嫩 (高r) (米t)几 woo 闹度 爱几 五林 爱够 (一t)几 woo

在玹:

到 卡噶我 进 (高n) 

搜里 波大 到 肯 (表k)

到嫩 恰(mnr) 素 (奥p)扫

woo难给报林几 woo难给报林几 给报林几

道英:

内噶 (搜n)得(秒n) 莫den几 噶几给 对 那也 (哦n)gi

(搜n)(gn)(tei) 谈嫩 孙干 把进

(nn)(gim)yeah

在玹:

I know you want.

廷祐:

内给 卡噶一 (大t)啊bua 

The world is ours.

道英:

World is ours.

合: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 (录m)几(gin)player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3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 (录m)几(gin)player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3

Mark:

内噶 闹 里(gn)嫩 得喽 (五m)几(kiao) 到 no皮 闹也 搜(nnr) 报到

难 都 大len 闹哇 那吕 (木k)几 都大西 木gin oh 大len 五里 大len 五里

Lucas:

难 (叫r)得叫gin 闹也boss 你噶 (我n)黑

卡几够 (西p)大(秒n) 噶叫 内 (扫n)(teik)

难 到 闹哇 内噶 西扫(nnr) 吗(句r)(gir) 吧拉(哇t)几 man that's what I need you know me 

在玹:

那满 大拉哇 叫 毛里 (闹r)得里够 难 高(报p)西

到 肯 哈那吕 (kn)里够 西泡叫扫 yeah

道英:

莫度 大西 (tei)奥难 (高t)敲(老m) 内 sei给喽 哇 他(dnr) (木r) 满难 (dnt) no累黑

合: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录m)几(gin)player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3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录m)几(gin)player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3 

廷祐:

Just give it give it give it (gi)(不n) 内ki嫩 得喽

(就m) 到 closer closer closer (米t)够 他噶扫捉

道英:

一件 努(nnr) 噶吗 啊配 (piaor)叫几

那也 sei给吕 吗(高t) (dn)里(shwi)奥

kn得喽 穷(不n)黑 (闹n) 啊(lnm)大我

Mark&泰容:

(搜n)(gn)题 搜通 一(高n) fake 得聊叫 得信 fly to you dive to you (几k)(叫p)

I can make it make it work for you.

I bacame the boss for you.

不几 (老p)嫩 post no need 内噶 那她内(句r)给

难那拉 闹也 feel now [fear none]

we eye to eye

I'm the boss to the world 闹 累tei五给 海 (nom) hot dog feel like I swear [古死 古死]

I'll gonna catch up lightly fly 你 door bell (几k)(叫p) knock 海噶呀 一(高n) direct sign

合: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录m)几(gin)player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Don't you know I'm a ×3

内噶 闹里(gn)嫩boss

[sei桑 吧给扫慢 (加t)(到n) sei给]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录m)几(gin)player

[(哦n)叫那给 就花(喽p)(到n) sei给]

Don't you know I'm a 

内噶 闹里(gn)嫩boss

[努古拉都 我你 (对r) 素 (一t)给]

Don't you know I'm a ×3 

[波内(波r)累 那也 no累]

    人总是矛盾的,一边感叹别人过的越发精致,自己却越来越粗糙,一边心安理得地继续颓废。把上进心藏在心里最不起眼的角落,找各种借口为自己的懒惰开脱。

 

 

    不可否认,我就是这样的人。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把自己的冷漠称为“佛系”,把自私看做爱自己,与我无关的事总也不能牵动我的心情。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像死了一样,从内到外完美地诠释什么叫混日子。心里一腔的抱负却因为没什么实质性的才能,连说出来都觉得不好意思。偶尔想积极地生活,却又在思考一番之后果断地放弃,好像生来就是个废物的我,到底是靠什么支撑活到现在的呢?

 

 

    人也真的很胆小,不想活着又不敢轻易死去,我在这世上的牵挂太多,我还有太多事没有做,虽然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动。我总是坚信,即使我什么也不做,我的存在也能使某些人感到幸福,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我的父母因为我而幸福,我总能想起假期回家时在车站外等待我的他们看到我时的笑容,家人团聚的幸福感是任何事也比不上的。我总能听到别人对我说:“你爸妈对你也太好了。”确实,我的父母是我这失败了20年的人生里最值得炫耀的,即使他们在别人眼中就是平凡人而已。

 

 

    我喜欢看朋友们的笑容,他们因为我说的话而露出笑容的时候是我最能感觉到我存在的时候。我的朋友很少,不知道怎么跟人交往是我最大的硬伤,被人隔绝在外的感觉不好受,好在我已经学会了先把自己隔绝出去,以至于模糊了自己心里对于朋友的概念,不知道多近的距离才算朋友,也不敢做任何逾越了界限的事。

 

 

    我的追星事业进行了好几年,可是我做不到像很多人一样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在爱豆身上,因为我是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我把我的爱豆作为我的榜样追到现在,他们确实给了我很多感动,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甚至于中考高考的时候,也是因为有他们,我才没有倒下。可是我最怕别人问我关于我爱豆的事,因为我如果回答记不清了就显得我追得太没有诚意。我的脑子装不下太多事,所以我的备忘录有很多,小到最近几天的日程,大到父母朋友的生日。我对什么都拿不出十足的耐心,如果未来有一个人能让我付出所有耐心,那我可能就不需要这些备忘录了。

 

 

    我一直以来的想法都不敢对身边的人说,就像我把它们写了出来,过几天再看,我自己都会觉得矫情。我的文笔实在是不怎么样,不能把我心里所想完整地表达出来,这东西谈不上是一篇文章,只不过是把我混乱的思想变了个形式成为了混乱的文字,不过写出来我心里确实好受多了,毕竟我还是个很乐观的人,等我什么时候觉得矫情了就会把这东西删除了。

 

                                                                  2018.01.30